父母的生死抉择,留下我的生命,放弃我的双眼

最终他们还是决定放弃我的眼睛, 流下我宝贵的生命。 在我手术的前三天, 爸爸妈妈带着我和家里所有的积蓄走遍了所有我们能去的地方和景点。 从老家泰兴黄桥到杭州西湖, 爸妈希望我在走进黑暗世界之前可以永远的记住他们微笑的面庞和着五彩斑斓的世界。 趴在妈妈的肩头, 我至今仍能记得肿瘤在眼睛里给我带来的疼痛感觉。 那时的我并不知三天后我将再也无法亲眼目睹父母的音容笑貌, 再也无法亲眼看见花朵绽放的迷人景象。 时光匆匆的从指间滑过, 不会因为谁而暂时停留。 眼睛里的肿瘤好似死神手中的手表, 滴滴答答的不断提醒着你最后期限的到来, 谁也无法逃脱它的审判。 那是我生命第一次与死神亲近并握手言和。 无锡第二人民医院手术室的大门永远的隔开了我和眼前的世界。 那就如一次宣判, 将生命带入了另一个轨迹。 世事无常, 岁月变迁, 每个人都在生命的长河中一次次经受考验和锤炼。 有时你不仅感叹生命就如一场梦, 而梦中的孩子却无法读懂发生的故事。

电视机里传出星星知我心的旋律, 似乎从那时起我就慢慢开始聆听“只有星星知道我的心”的深刻含义。 长夜的星光在心中慢慢发芽, 无数盏星灯点燃心中的希望。 坐在小板凳上爸爸拉着我的小手开始摸索着认识电视机是什么形状的, 了解录音机能干些什么, 认识桌子和椅子的高度。。。 常常我情不自禁的想跑, 可总是一不小心把小椅子 撞倒。 每次摔倒, 爸妈总会鼓励我说, “孩子, 勇敢点。 小晶晶自己会爬起来。” 就是这样一句话慢慢影响着我的一声, 并给与我勇气一次次跌倒爬起。 我如一根柔韧的弹簧尝试着生命中的各种可能性。 我从一个连塑料袋吹到脸上都会害怕的小女孩渐渐长成一个爱调皮捣蛋,爱笑,爱发脾气的小精灵。 父母慢慢的给与我更多的自由空间, 任我在爸爸学校的操场上随意奔跑。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